我的芭蕾妹妹

——那个在舞台上的就是雅从雅懂事开始,我和奶奶就陪着雅一起看芭蕾舞剧。也许,是看着那些演员在上穿着漂亮的衣服,在美轮美奂的场景中,随着音乐跳起了芭蕾舞,雅和我就十分羡慕。呵,她的机会终于来了!在一年级的时候,雅就被选入小孔雀艺术团。从那时起,她便与芭蕾舞结下了不解之缘。一个手、脚的位置,稍不标准,这个动作看起来就毫无生气。一个动作要练上成百上千遍。我看到雅她从来也没有放弃过学芭蕾,不管严寒还是酷暑,

手心的诺言

【那个夏天的我和你】徜徉在绿林中,放眼过去、未来都是如此的独特。贪婪地吸允着新鲜的空气,惬意地享受林中的夏风。一切,都没有了燥热。忘记的,已经忘记了。记得的,只是近在身旁的你。总是喜欢自嘲,觉得自己多么的可悲——直到认识了你。“莫沫……”“干吗啊,搞的跟离别似得。”我很开朗地笑着,或许只有在她面前,我才能如此自如。“快说,带我到这喝西北风,有什么要紧事。”“莫沫,如果我离开……”“不要说了,行吗?”曈潼,我的伤,

失落的故事

有一种失落,比如自落的花,飘零的叶;有一种瞬间,诠释着最美好的故事,比如划过天际的流星,雨后的那一抹云彩……----题记漫漫人生路,失落何尝不伴随在我们身边大自然如此,人亦如此.冰心说过:"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与它现实的明艳,然而当它初生的牙,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如此美丽而富有生机的花,在绽放出它的惊艳时,付出了多少努力与泪水,它的成功正是在于它绽放笑靥前的那一番失落与痛苦夹杂着的感受,正是它对生活的热爱

我的历史世界观

我认为历史是这样的:本来全世界的石头都是连在一起的,由于盘古开天地时力量无比大,所以把石头都震成了现在我们看见的小块块。但有一块石头例外了,它有一个故宫城那么大。人们千百年来都认为这是一块妖石。然而有一天,这块石头爆发了:天在震动,地在摇晃。突然,从石头里面窜出一只小猴子,他就是孙悟空。孙悟空取经回来后与白骨精结婚。住在盘丝洞。几个月后,他们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叫慈禧。慈禧长大后就去后宫闯荡,果然很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

“砰——啪!”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米花的巨响打破了街道的平静,仿佛要震慑到人的大脑深处去。这些年头已经很难在街上看见爆米花的摊贩了,现在听来,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仿佛看见了自己童年的身影。小时候,总能在路边看到几个买爆米花的摊贩。那葫芦状的爆米花机,在我眼里仿佛是被施了魔法的容器。只听摊主的一声吆喝——“爆米花咯——”,围在周围的小孩子们都会迅速捂起耳朵,接着是一声好似雷神发怒的巨响,那些玉米的小小颗粒,就像

有这样一种声音

有一个老师,他穿得土里土气的,戴着破了一框架的眼睛,他正教着一个很差的班。他看着那些孩子说:“上课!”没有一个人站起来,他笑了笑,拍着一个长得很壮的男孩说:“不错!你够壮,肯定是个体育的好苗子。”那男孩小声咕哝着:“我就是太胖了,才跑几步路就会气喘吁吁。”大家都笑了,认为,这肯定又是个“好说话”的老师。所以上起课来,嘻嘻闹闹。有一个最淘气的孩子,在书上画了一幅他的画像。他走到他的面前说:“不错!就是,我有

那些年

多少年后,我有回到了那个儿时生活的小镇雨淅沥沥地下个不停,我打着一把雨伞,走在故乡的青石板上。雨虽不算大,但很冷,路上便没有一个人了,只有我,雨滴打在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这是我以前住的地方,而现在这里的矮屋石板路已从我的脑海中渐渐抹去。现在我好像回忆起了什么。一岁,妈妈牵住我的手带我学会了走路。虽然走路的时候摇摇晃晃,不是还会摔上一脚,但爸爸手中的糖果的魅力足以让我忘记痛苦,咧着嘴,露出尾数不多

分享

大家都说贝克和汉姆是好朋友,因为人们经常看到他们俩在一起玩。有一天,贝克和汉姆到一片小树林里捉野鸭。走着走着,一个留着长长胡子的老爷爷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老爷爷大声地呻吟着。贝克和汉姆停下脚步,他们问老爷爷怎么了。老爷爷说自己扭伤了脚,现在口渴的很。汉姆望着贝克说:“我去找水给老爷爷喝,你在这儿看护老爷爷。”贝克答应了。汉姆走远后,老爷爷停止了呻吟,他神秘地低声对贝克说:“我正在寻找一笔宝藏,那是我的

成功

一个商人在翻越一座山时,遭遇了一个拦路抢劫的山匪。商人立即逃跑,但山匪穷追不舍,走投无路时,商人钻进了一个山洞里,山匪也追进山洞里。在洞的深处,商人未能逃过山匪的追逐,黑暗中,他被山匪逮住了,遭到一顿毒打,身上的所有钱财,包括一把准备为夜间照明用的火把,都被山匪掳去了,幸好山匪并没有要他的命。之后,两个人各自寻找着洞的出口,这山洞极深极黑,且洞中有洞,纵横交错。山匪将抢来的火把点燃,他能看清脚下的

闺蜜

也许是上天安排,让你来到我的身边。——题记我们认识了才四年,却成为对方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是我们呢?想不到一个好的答案,便说:“这就是缘分吧。”我从小就非常胆小,内向,是一个见了陌生人连大气也不敢出的人。可自从认识了你以后,我变了,变得大胆,外向。因为你更加胆小,内向,你的说话声音都那么轻,使人不敢和你大声说话,怕吓到你。第一次相遇是在公交车上,那是的你,很文静,举止投足都显的

未来世界

我们对未来世界的遐想是无限的,那么和大家说说我的想法吧现在的城市是拥挤的,大多数是因为交通堵塞。在未来世界,将会开展空中通道,当然不会使用空中汽车啦,那会污染空中环境,现在的地面环境就因为汽车尾气而被污染,怎么能再去污染空中呢。在将来,人们将会使用泡泡果,那是一种柔软、环保而又快速的交通工具,它的外形美观,许多人都喜欢。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它是软的,不会撞伤人,解决了现在因各种原因造成车祸事件的问题。

未来

2034年,火星。作为世界一级探险家,我终于驾着宇宙飞船来到了火星。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我接受了国王的邀请,进行了火星一日游。在一个粉红狐狸的引导下,我坐上了公交车。驾驶员是一只袖珍耗子。公交车行驶在马路上,猫警官在交通港有条不紊的指挥着。我们一同来到了幼儿园,看到喜羊羊他们在围着慈祥善良的灰太狼夫妇做游戏。灿然的笑脸就像一朵花。接着我们去商店购物。看到一只只漂亮的老虎售货员,她们张着大嘴,用独有

我的前世今生——一棵树的记忆

如果上苍是无情的,我今生怎会来到这里;如果上苍是有情的,我前世为何黯然离去。我是伴着最后一丝晚霞的湮灭来到这个世界。傍晚时分的清风,徐徐拉开夜的暮色,闪烁的星光和宁静的月光交织成朦胧的夜景,归巢的雀鸟放低了声调,婉低沉,近处的虫鸣、远处的隐隐的歌声都是迎接我的动听。美妙的声音,我幼稚纯净的心底里最初的记忆。是母亲的睿智,还是飞鸟的巧合,我有幸生长在这个世界,我有幸生长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宁静的院

我的同桌

她,个子高高,没有什么惹人注目的处所,但她却有一颗金子般的心灵。她便是我的同桌――李艳。这学期开学的第二天,教员让我和她坐同桌。起头我没在意,一个黄毛丫头,哪能比得上我堂堂男人汉。第二天,下昼下学时,我因在操场上玩耍,失踪慎将语文书弄丢了。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由于一学期有三分之一是语文课,此刻语文书丢了,可怎么办?早读课,我鹄立在课桌前,呆呆地望着黑板入迷。这时,同桌似乎发了然什么,伸来友情之手,

我的人生

“这里是?”泽东不敢相信的自己居然回到了在医院时的梦境之中,无边无际的黑暗只立着一根不知多长的柱子。柱子还是跟当时一模一样,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泽东好奇自己为何又来到这个神秘的梦境,可是念一想,这一次跟以往不同,因为他是在看到女孩的眼睛才突然来到这个地方。而此时泽东梦境的外界却已经混乱不得已,大厅内所有椅子等家具或者别的东西全都化为粉碎,但是一大堆粉碎的中间笔直站着两个人,黄帝与那个恐怖的女孩。女孩

他夏了夏天

闹钟准时响了他迅速起来打理自己。跟妻子打了声招呼,向孩子展示了一个笑容后,便踩着妻子为他刷得很亮的皮鞋出门了。下了楼,买早餐。他还是买了小店卖的肉香烧饼、豆浆,4元钱。他就是喜欢吃这些廉价的东西。就这样走进了公交车里,站在车上大口地吃着。他只是一个生活在城市里的一名职员,月收入8000元——可别看这工资挺高,其实他生活得并不滋润:每月都要还房贷款5000元,再加上煤水电费,宽贷费,有线电视,话费,公交车费,

久违的道歉

“叭!”一大滴晶莹的泪水重重地落在那本书上——《中国历史》第三册,娜的眼眶充满泪水,呆呆地看着眼前这本书,她的视线模糊不清,泪水顺着这张白皙美丽的脸颊,流了下来……小时候,娜喜欢穿纯白色的连衣裙,每次玩累了回家,她的裙子沾满泥土,妈妈就皱着眉头轻轻地抚摸她的头。第二天早晨,妈妈兴奋地把娜叫醒,娜揉揉眼睛,一条雪白的连衣裙眼帘,娜高兴地扑入妈妈的怀里.那时候,娜开心地笑着,妈妈也开心地笑着.妈妈不大会讲中国话

母爱赞歌

一缕阳光,渲染整个世界;一丝光明,温暖所有心灵;一份母爱,能够让所有人潸然泪下。世人都说,雪是这个世界上最纯洁的,但在我看来,与母爱相比,雪还算得了什么呢?烈日下为你遮阴,凛冽中为你挡寒。宁愿用自己的生命为儿女搭起一座生命之桥,宁愿用自己的最后力量为儿女开辟光明,宁愿用自己的全部精力为儿女披荆斩棘。现实的道路上总有一些光荣和屈辱,在享受那些荣耀和受到屈辱的同时,偶然回眸,会发现在背后一直支持着你和

生命的坚强

生命的礼赞5.12汶川大地震,建国以来种瓜民族所遭受的最严重的自地震灾害。在这场劫难中,无数人失去了生命,但也有许许多多的人为我们展现了生命的伟大与坚强!预制板下的坚强他叫陈坚。他的头被横着夹在两块巨大的水泥板中间,不能活动。陈坚腰部以下是侧身被几米厚的水泥板压住的,身子根本无法正常拉出来救援工作陷入困境。救援人员要紧急调来特殊救援工具――双作用千斤顶,而翻越这座废墟至少需要大半个小时。在等待工具到来的空

生命的坚强

这年春天的雨可真不一样,不像平常的娟娟细雨,而是连续下了好几天的大雨。但那天的雨似乎更不寻常……我和往常一样——刚进家门就说了声“我回来了。”但我却没得到回答。我想:大概发生了什么事吧!“叮铃铃、叮铃铃”电话铃响了。我刚想去接电话,可我却看见奶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来到电话旁。奶奶听着、听着不经失声的哭了起来。过后,奶奶和爷爷说了几句话,便出门了。奶奶一出门,我便问爷爷怎么回事。原来婶婶因做小工从云梯掉下来。

高考啊,高考

当高三的学姐学哥,一身轻松走出考场的时候,我正在家里做白日梦,想着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死期了,叹了口气,宿命呐。高考啊高考,为伊消的人憔悴,人比黄花瘦。第二天踏进教室,那叫一个乱,一个闹……有必要这么兴奋吗,又不是你毕业了。我一个安静地趴在桌上,想着属于我的明天会怎样。这样的沉默和周围的环境形成黑和白的反差。也不道过了多久,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了,教师恢复了平静,我的心却不知为何不安起来。我们班主任,是

青春就这么回事再疼也死不了

我爱说伤痛不过百日长。我爱说即使全世界都不爱我,至少还有我自己爱自己。我爱说就算全世界都否定我,还有我自己相信我。我不会觉得累。过去的对或不对,我都希望微笑带过。我会被一点点温暖就侵蚀我的坚固城墙。可是有时候拒绝所有朋友的关心,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敢去接受,哪怕一点一点的关心。因为我怕我会变得贪心,变的脆弱,变得不坚强。如果哪天没有了那些关心,我怕我会受不了。我知道是我勇敢了太久,我知道我还要继

娃娃脸

记忆中,漫长的童年就由一些独特的触觉,嗅觉,听觉组成一列小火车。驶向时光深处。车厢里有淡淡的草垛清香,几声啾啾的鸟鸣,暖暖的阳光,还有一大片湖水般的碧空。纸勾勒出线的弧度,它静静地躺在我的身边。彩色领结陪衬着圆圆的脑袋,那一双黑到深邃的眼睛,总是给我安宁。嘴角的轻轻上扬,带有阳光般的洒脱。有种酸酸的感觉,在你面前显得那样无措。你脸上一直还显示着圆圆脸的开怀大笑。心中空洞的可怕。谢谢你一直陪着我,在

可有一只蝴蝶停在你的肩膀上?

在一个详和而美丽的小镇上,有一对非常相爱的男女,他们常常都会相依在山顶望日出,相偎在海边送夕阳,每个见过他们的人都不禁会送出羡慕的目光和幸福的祈祷。可是有一天男人不幸受了重伤,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几天几夜都没醒来过,白天女人就守在床前不停呼唤着毫无知觉的爱人,晚上她就跑到镇上的小教堂里祈祷上帝,她几乎快哭干了自己的眼泪。一个星期过去了,男人依然如故地昏睡着,而女人早已变得憔悴不堪了,但她仍然在苦苦地

年龄进化器

长辈们都说,现在生长在21世纪的孩子们,天天被父母们宠着、被爷爷奶奶们惯着,要啥有啥,无忧无虑,真是太幸福了!可他们哪知道,其实我有着自己的担心,宠多了、惯多了,我什么事都靠着大人,缺乏独立性,这哪成我得做一回我自己。这一天,我在放学的路上竟然捡到了一台小小的机器,如电视遥控器一般,上面赫然写着“年龄进化器”几个字,还有几个小按键,写着“儿童键、少年键、青年键、中年键、老年键”,还有“恢复键”。嘿!居然有这

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什么?你有没有记得在童年时父母对你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你有没有因此而感到幸福,你心中的爱的种子有没有长大。不管你们有没有一件让你们幸福的事,反正我有一件让我非常感动的事。我记得在我11岁的时候,因为我很顽皮,像个男孩整天在家那里爬一个大箱子,是铁的在边边上很锋利,我爬上去的时候,不小心刮到了,开了一个好大的口子,大概有6或7厘米。我当时就在哭,我的爸爸妈妈不一会就赶到了,爸爸就在骂我,但是看我流

海底别墅

现在是2050年,因为人口数量膨胀,海平面上升,陆地资源已经越来越稀缺,所以必须有一些人住到海里去。海底世界也因此成为了抢手的资源,很多人都争相在海底世界买下一席之地。我是一名设计师,专门负责海底别墅的设计。现在就让我向你们介绍一下我设计的海底别墅的功能吧。要进入海底世界,你必须先吃下一颗让你具有水下呼吸功能的生物胶囊。吃下一颗这样的胶囊后,你就可以在水下自由呼吸了,直到你再次浮上海面。进入我设计的海

什么时候要手机才合适

我一直想要个手机,可是爸爸妈妈总拿我小当借口,不肯给我买。说等我上初中时就给我买,我今年已经初三了。爸爸妈妈还是不愿松口给我买,又说上高中给我买。我都给爸爸妈妈保证不带到学校,星期六、星期日才玩。可是家长依旧不松口,现在的家长要什么时候才能说话算话呢?我想等到高中,爸爸妈妈又会说:你上高中了没有自控能力,可能还会导致学习退步。所以还是大学再买。家长什么时候才能讲点信用啊!家长们总是为自己找理由,也

一个花雨伞

“哗啦啦,雨还在下呢,这么大!”宿友说,我烦闷的站在阳台上看着在雨中打着伞飞奔的人,突然,又一个打着花伞的人闯入眼帘,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大男生,我不禁笑了出来,这也算是唯一一个让我因下雨而快乐的事情了,烦闷的心情也让这个打着花伞的大男生搞得有了一丝愉快,心想:这个男生真是的,为什么要打一个女生该打的花伞呢?奇怪。我一直等到他离开我的视线,身向床铺走去,拿起课外书看了起来,心里却一直在想着刚刚那个打

记忆中的那朵蓝玫瑰

一个雨后的下午,不觉中来到毕业快一年的母校。轻轻地走进原来的教室里;静静地坐在原来的座位上;默默地望着这熟悉的环境;心中思绪万千,感概不已。“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此情此景,正应了崔护的这首诗。曾经的同学,昔日的死党,远离家乡,求学逐梦,现在不知过得好不好,是否也会偶尔想起我呢?望出窗外,看着透过树枝洒下的斑驳阳光,思绪飘飞……黑亮柔顺的长发,干净利落的扎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