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人生若只如初见,我便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一个习惯:收集你的欢笑,收集你的心情,收集你的一切一切;人生若只如初见,我便不会相信,有一种人可以百看不厌,有一种人一认识就觉得温馨;人生若只如初见,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只是错过了人生最绚丽的奇迹。——题记爱情,真是一个捉摸不透的东西。我有时如是想。或许,我该逃掉,逃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然后在灰暗的角落悄悄的哭泣,任凭泪水肆意横流,给世界一个无人知晓的我。或许

军训随笔

弯弯苍穹上挂着一轮明月,月光打入门户,也照在门外士兵的额头上,一滴汗珠,晶莹剔透,印我心。我呆滞,我欣喜,我激动……这神圣的一刻。朝朝暮,暮朝朝……半米阳光从窗户射入,照映出柏树的影子,打在宿舍的地板上,一泓积水,波纹荡漾,印我心。我呆滞,我欣喜,我激动……这纯洁的一刻。手指停在半空,出一个“美”字,美妙绝伦。这样的情景还能欣赏多少回?军训结束,即将开学,结束那闲散的生活,结束那年的童乐,开始独立生活……那

随笔

如果用“温馨”来形容对一个班级的感受,那么这个班级对于我们来说是否就是一个家了呢?我是唯一一个在十班的原七班学生,因为习惯了一个人,所以对于这种状况,内心情感上并没有很大的波动。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一个不念旧的人,还是不喜欢比较。我不觉得这个全新的班级有多糟糕,原先的班级有多优,认为高一时的同学有多好,而现在的同学有多差。每天出操,就餐,都会遇见高一的同学,超亲切。早上就见到了我可爱的墨洲同桌。我对她说

随笔原创

阳春三月,已是桃红柳绿,万紫千红。春风送暖,暖了万物,却不知,这人心,是否也在被暖之物之间。习惯性的抬头望向七楼的窗户,有氤氲着的紫色的灯光,我欣喜,轻轻拍了拍阿枳的肩:“阿枳,阿枳,你瞧,那灯今天又亮了!”阿枳抬头,顺着我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附和:“是啊,很漂亮。很温暖。”“是啊是啊,我好想把家里的灯换成这种颜色!”抬脚向前,却发现阿枳仍是站在那里不动,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所及之处,是一位母亲在追着自己

随笔

最近很无聊。忘记了很多事。总觉得有很多的东西等着我去发现,有很多的人等着我去遇见。我站在风口浪尖上享受我的青春。肆意昂然的青春。QQ密码都忘记了,失忆是很不好的事情。但有时他也让我很轻松。我无所谓幸不幸福,只有辛不辛苦。读书有时真的很累呵,而我等的未来却也在那之中。等着有一个人明媚的对我微笑。眼神里满是阳光,温暖而灿烂。总是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总会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然后,独自黯然。喜欢榛生的文章

闲来随笔关于狗肉节

闲来随笔·关于狗肉节前两天,狗肉节的事,可谓是沸沸扬扬,就连清心寡欲构思新作的小仕我也无意间了解了这件事情。刚听的时候,我就觉得又是爱狗人士与狗贩子的“生死搏斗”,一看之后果然如此,不觉哑然失笑。谁知一看评论,马上跳出来许多赞同爱狗人士“温柔”举措的机智网友。吐槽之前,先让小仕阐述一下观点。记得小仕昨天天下午刚考完语文,作文题目是“杜绝盲从,理性对待”,那些机智到忘了吃药的网友们,是否可以用人类与生俱来

夏日随笔

说出来都不愿相信,暑假就这么过去了三分之一,时间似马驹,奔跑如飞。在这十二天里,太阳火射长久却乐此不彼,烫人的让人汗流浃背的太阳光无情地打在我们身上,之前我们期待的可以吃冰淇淋冰饮的夏日午后变成我们的埋怨对象;云翻涌成夏,在蓝天下悠闲地漂浮着,偶尔我也会仰望白云,多希望可以有一天可以睡在绵云上面;婵在地下七年之久,苦苦等来了一个夏天,只要用心听,靠近树的地方都能听到它们欢快的鸣叫声,它们正为这个夏

随笔

夜深。我发现自己养成了一个不合常规的习惯。每当静谧地星空沉默在不远的幕布时,自己总会抬头,抬起略带忧伤的眼神,望者星空,然后回忆起一些往事,独自承受着泪水的加冕。我并不害怕这样。因为,哭够了迷茫,低头重新省视自己,然后再缓缓得抬起头,固执得去寻找UFO划落的轨迹。总是在白天无缘无故地兴奋得一塌糊涂,到了晚上,又犹如一位看透红尘的老者。时不时地低头回想那些悲哀。我不知道为什么,真的不知道。看见别人伤心

随笔两则

美国的电影江湖比中国的受欢迎。我不是说显示里真刀真枪干架的江湖,而是小说里虚构的江湖世界,怎么说呢?不信你看呀,美国的《终结者》就比《十面埋伏》受欢迎得多。不是中国人想象力不好,想象力不好就绝对想不出那么多什么内力真气轻功之类奇特怪异的套路来,我认为,而是中国江湖太复杂。中国的江湖武林,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太多,情节过于丰富。也不是这些东西不好看,只是,一部电影还不足以把这些东西的复杂性表现出来,要把

假期随笔

我家住在一个不是太大的地方,但是那里,邻里和睦,日子过得挺惬意的。可是,近一段时间,楼梯口往日的干净已经消失不见了:成堆的塑料带、满地的瓜皮纸屑,路人走过时,都是掩着鼻子走开的。有一天,二楼的董奶奶和大院子里的一些邻居聚在一起,就楼梯口的垃圾谈论起来。“扔东西的这些人家实在是太不自觉了!”这句话是在场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我也是这么想的,大家生活在一起,就应该是一个大家庭,保持这个家庭的干净、整洁是我

随笔

终于,英语试卷发下来了,我迫不及待地接过试卷看自己的分数,可是结果却是区区的六。七十分。怎么会呢?我真是倒霉透了,考试之前,我可是每天都复习到十一。二点的呀!怎么会呢?我真想哇哇的哭。仔细浏览一遍自己的考卷,啊!全是些基础知识出错,这可是低级的错误,我真是个超级无敌大笨蛋,呜……一阵埋怨后,我只能及不情愿地接受这个现实,“嘿!英语考得怎么样了?”同学小b又来踩我了,我只好用生硬的口吻回答:“差得不能见人

随笔九

“怎么这么慢。”排在三号窗口打饭的同学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是啊,看着邻排的四号窗口又怎能不急呢?四号窗口打饭的是一位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白白净净的工作服被漂洗得近乎泛青,为了好看,还特地编上了几枚星型图案。一头长发挤出了瘦小的工作帽,半露在人们眼前,伴着不知是哪位流行天王的名曲,他的打饭动作似乎是一气呵成,既快又漂亮。将饭盒从略高处撂下,似乎成了他标志性的动作。或许是观赏价值较高,每次打钱,他总会多打

随笔

不知何时起,我的记忆变模糊了。如一张沾到水的写密密麻麻的字的纸,怎么摸索也只有模糊。我记不起儿时的一点一滴的欢愉和哀伤,惟独一些家附近的建筑,儿时的玩伴,依稀在脑中飘荡。然而现今我的失忆症,日趋严重:今天的我忘了昨天,这时的我忘了刚刚发生的一切。有人说,烦恼我们的琐事如同细小的虫子,会咬蚀我们那柔嫩的肌肤,留下小小的伤口。但在我未感受虫子咬蚀的痛前,我体内的麻醉剂就开始发挥功效。或许我会发现这些小

午夜随笔

深夜,我无眠,蓦地发现我已经很久没有静下来认真思考了,其实对于生命中每一个瞬间的感悟,我们都要记录下来,因为那种感动是一闪即逝的。我喜欢在字里行间来宣泄我东欧快乐与不快乐,但是我却不能用自己的笔写出一段流畅优美的文字。很欣赏那句“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它及其简练地道出了成功的必要条件,每个人都想成功,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这一点我想得很明白,因而在即将到来的高三的岁月里,我会学会用自己最

随笔

近些天无所事事,每天过着相同的生活,每天有着相同的感受,以至于我现在都可以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所以给写文章带来巨大的阻碍。无奈不可以像那些文学泰斗一样写文章得心应手,写一些文字不需要华丽的词藻堆砌别有风味,这是淳朴,简约。一旦华丽起来更有风味,这是文笔深厚的积淀。而我们这些名不见经传小人物何时才能出人头地啊!写朴素的文章别人说没文学功底,写华丽的文章别人所这是做作,庸俗。呜呼!其真无马邪?其真不知

初三随笔

这个星期已经是第七周了,我一定要抓紧时间努力学习才行。此时,让我最头痛的就是——理科了。基础又不是太好,很多方面的知识都不会。我现在准备从理科抓起,我遇到不会的问题,就问同桌,问下面的那位同学、问老师。毕竟他们的理科都比我好。“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只要我肯开口问他们,他们都会很热心地教导我、帮助我。从开学到今天,我一直都在施法把时间多一点地转移到理科,经常看物理书、化学书把需要记的都记了一点,还有很多

随笔

清晨,阳光的脚步已经显现在我紧闭的窗帘上,我揉了揉眼睛,随意地瞟过了墙上新买的钟。糟了,迟到了。我拿起练习本就往书包里塞。我愣了一会儿,起身翻了翻日历,原来今天是休息。我打开窗帘,阳光照的我眼睛有些发痛,我关上纱窗,阳光一下子变的很柔和。不远处穿来了新大学生军训的声音,我跑到客厅,拉开窗户,探出头看着一对对绿色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楼下的陈伯伯见我伸出头去,便向我打招呼:“丫头,早睡早起,多做锻炼,

心情随笔

多年的岁月,让我忘记了儿时的记忆,心中只剩下淡淡的痕迹。但犹记得,坑洼的土路,一蹦一跳的步伐,玩到很晚才回家。哼着自己“创作”的歌曲。不怕回家晚被数落,只图这时的尽兴。自己在黑漆漆无人的路上一丝也不怕。星星是我的,和它讲今天的游戏,无忧无虑,嘻嘻哈哈……时光老人匆匆的走过,短短几年,因为学校的选择,我告别了坑洼的土路,无调的歌谣,还有我的星星。虽然我有了无数的毛绒布偶,电子琴,敞亮的房间,精美的图书,

心情随笔

依旧是无味的一天,天气晴朗,可我的心情却是阴沉沉的,自从他对我渐渐冷淡,我也开始麻木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选择他,在那么多人之间,其实有比他好的,我却不知怎么就选择了他,唉,说来也是,我的几个朋友都说我眼光低,看上了他,我一笑而过,我知道既然上天让我遇见他,选择了他,那就是对的,可是,今天,他真的伤了我的心。上午,我发现了些许异常,可我抱着一丝希望,决定相信他一次,所以和以往一样,我和他总是

随笔——现实的感慨

花开花落,落地无声。当看腻了某种事物,烦这个字便会脱颖而出。面对每天的一日三餐我们何尝不会腻呢?会的因为我们不是唐僧,不是动漫中生动却又是靠想象绘出的人物。那怎么可以调节这种凡人都会有的情结?那就是给我们一个梦想,一个心灵的寄托。英国首相丘吉尔曾经说过;我们都是小虫子,但我相信我是一只萤火虫。他凭借的自己的最初梦想,最终做到了自己的发光点。有句俗语叫做三岁看老,我很不同意这种看法。如果三岁就可以看

病隙随笔

我已纯乎对自己绝望,当我做文综题沉不下去——半个小时都沉不下去的时候,我开始失望,开始彻底的绝望,于是,我开始消极,开始像海伦凯勒和史铁生刚得知自己瘫痪时一样绝望,一样不停地摔东西,于是,我尝试去看一些东西,当玩乐、随意看时依旧很烦,我这一上午等于晃了过去。真的,很绝望,绝望到想把自己脑袋拧掉,希望它平静,有人说让我出去游一圈,但我昨天晚上刚出去,为什么今天早上又要烦?我很疑惑,也很烦恼,我恨我自己

随笔

在书海中乘风破浪,获得大丰收的我,放下手中的“渔网”,出去散散步。我边走边思索着“好久没认真地呼吸这里的空气,好久没仔细看看这里的风景,好久没慢慢地走在这路上,好久没有用心去聆听这里的声音。想起上学时步伐是那么的大,心情是那么的紧张,空气流动是那么的快。每天我都重复做着一件事匆匆去上学,又匆匆回家睡觉。时间飞逝,我已经历了中考,虽然放假了但是心里似乎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不是因为中考的成绩,不是因为肩上

随笔

无月,无风,心里空空的,看窗外,一片漆黑,一个矫捷小巧的黑影从窗前闪过,不胜一惊,定神细看,才发现这是一只猫,黑色的猫,最近医院里总是有很多的猫,关我见过的就有很多只,其中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一只白色的猫和两只黑色的小猫。第一次见到那只白色的猫是在夜里的1点,我站在窗边,向下俯视,在白色的灯光下,雪白的猫不紧不慢的梳理着自己柔软的毛,冷傲,高贵,在漆黑的夜色中,那一抹白,白的如此刺眼,像一位傲慢的君王

随笔

我喜欢夏天,但又不喜欢盛夏,若是正值酷暑,我便喜欢躲在空调房里。手捧一卷自己心仪的书,陷在沙发里,零零星星地摘抄自己喜爱的句子,好生惬意!只是没料到,一阵蝉鸣突兀地飘了过来。不知是哪只顽皮的蝉如此不合时宜。我放下书,向窗外望去,盛夏的骄阳压在窗外的樟树上,那颜色绿的发黑有发亮,晒得有些蔫儿了。我在心里宽恕了那只蝉——也许是和我一样受不了那炽热而发出了的悲鸣吧!忽的,那蝉鸣又如开始一样,突兀地消失了,

随笔

脑子里又蹦出了你不要我的事,真是奇怪,对于这个我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了,或许这就是命吧……呵呵,我这个从不相信命的人竟然会说“这就是命”,真是不可思议呢!因为在群里经常聊,所以我和你聊天时也慢慢的冷淡了许多。以前群消息,你的消息和别人的消息都发来的时候,我总是在第一时间打开你发的消息,而后是群消息,最后才是别人的消息。但是现在不同了,一切都不同了,就算是这三类的消息都发过来了,我也绝对不会先看你的消息,我

随笔

空城一个人,一座城。世世时时,沉浮时时。不过在上帝挥手间。城空,人去,清水仍流,青山依旧在。独留空城一座。须臾之间,天对地说:“我老了。”地对天说:“你我同年同月同日生。”于是天荒地老,介于荒天和老地之间,以尘埃的形式填充着这虚无的空间。尘封这无数城池。无数座悲哀的白色坟墓,上面爬满了黑色藤蔓,立于整座城的中心。被遗忘的繁华,此刻落寞。感悟有些事,想多了会心痛。能得到的就努力,得不到的,就放弃,拥有的

冬季随笔

冬季,我想蜗居在家里,在昏昏沉沉的午后偶尔打开窗子呼吸下新鲜空气;冬季,我想蜗居在家里,在漫天飘雪的时候走出去,享受大自然的雪白和美丽,静寂的白雪让你听不见声音,仿佛生活在自己的童话世界里;冬季,我想我是慵懒的,懒的盘算和打扮,在窗子面前静静的发呆,看着手边的奶茶从热到凉,不断续杯……冬季,天气也会疯狂,偶尔的大风吹的树枝乱晃,发生的声音像是咆哮,充满着恐怖和不安;而冬季又像极了双子座,昨天还狂风大

随笔

(一)去书店看书时,无意中找到一本书,叫《那些生命中温暖而美好的事》,落落写的。初次见到上面那段话时,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把它记下了。看完第一篇文章时,心里有着一种难以言表的感觉。就像郭敬明所说的,落落的文字华美而深沉,主人公里青蛙不会变王子,灰姑娘也不会变成幸福的公主。其实我也曾经憧憬过那些轰轰烈烈的爱情,幻想着自己的未来,可是现在,我什么都不期望了。因为我知道,平静的爱也是美的。记得小时

随笔

随笔(四)昨天是一年一度的小年夜,晚饭过后我们一家人坐在电视机旁观看湖南电视台举办的晚会,现场直播。今年,湖南电视台请来的演员有很多,个个都是大名星,有可爱的超女:周笔畅、刘力扬等,受欢迎的歌星、著名的演员周迅、苏有朋等。他们个个都表演了精彩的节目,为粉丝和观众们带来了欢乐。粉丝们个个都热烈的欢呼着,热情高涨,心情很是激动。粉丝们的欢呼和精彩的节目一次又一次的把晚会的气氛推向高潮,让人们的情感都随

随笔

从考场中出来,大脑中一片空白。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可是却并不觉得轻松。为什么……坐在回去的车上,眼睛直直的望着前方,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思绪乱飞。“唱首歌吧……”老班鼓动着。是啊,唱吧,把三年的所有唱出来吧。可是唱什么,谁又会唱什么?三年,不长也不短。背着沉重的行囊,谁还会有心情去唱歌。最后的几天是值得回忆的,可是却匆匆走过。……“唱国歌,”老班继续说。我猛然“醒来”,和着同学们,一起唱了遍国歌。“起来,不愿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