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续《三国》情

导读

三国 三国… 于是忽而忆起当年:曹操煮酒论英雄;关羽千里走单骑;诸葛孔明 三寸金舌 谈天说地说群儒;公瑾当年 羽扇纶巾 谈笑之间破樯橹 三国 三国… 儿时的《三国》不知何时已然蒙尘 三国的情缘 又是否早已消逝于碌碌的时光之中 我不知道 但那透着点点霉意的书页 让我那似乎已失去鲜活的心 再一次地 再一次地 跳动起来 。

褐色的书架角落早已布满埃尘,目光扫过,一抹蓝色忽地映入眼帘,《三国》,是那本《三国》。

三国,三国…。于是忽而忆起当年:曹操煮酒论英雄;关羽千里走单骑;诸葛孔明,三寸金舌,谈天说地说群儒;公瑾当年,羽扇纶巾,谈笑之间破樯橹。三国,三国…。儿时的《三国》不知何时已然蒙尘,三国的情缘,又是否早已消逝于碌碌的时光之中,我不知道。但那透着点点霉意的书页,让我那似乎已失去鲜活的心,再一次地,再一次地,跳动起来。

三国,三国,久违的三国。那年的我,稚嫩的双手紧紧抱着这本厚厚的大部头,眼神中,是了不起的骄傲与满足,一路奔跑到家中,带着紧张与激动,翻开那画着瞋目关羽的扉页。白话的文言,给幼时的我绘出东汉末年的动荡,画出那一个个沉浸于仇怨厮杀,宏图天下的志士枭雄,那种至今仍能震撼心灵的爱恨情仇,那一幕幕诀别,一幕幕悲伤。

时光荏苒,儿时对泛着墨香的书籍的喜爱早已沉寂不知何处,“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廊”的感慨已悄然湮没,“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的悯然更是逝去的毫无踪影,但奇怪的是,我却还能记住“滚滚长江东逝水”的豪迈与壮阔,能记起“马骑赤兔行千里”的潇洒与不羁。或许,我怀恋着什么,也或许,我不想忘记什么?或许吧,或许冰封而赤地千里,仍有空谷生茵茵绿踪。

羽扇挥兮,纶巾悠悠然;霓裳舞兮,画戟断萧墙。孔明点燃七星灯时,心中有怎样的期冀与绝然;关羽放走孟德时,又是怎样的苦涩与决绝;吕布的貂蝉,那一曲《霓裳》能否倾城倾国;扶不起的阿斗,到底是不是大智若愚……心中还有如此多的疑问,三国的情缘,怎么可能断绝。那巧笑嫣然的二乔,怒目而叱的翼德,勇猛无匹的子龙,怎么可能从脑海中消逝。

“尘封的,终会重现;死去的,终将复活。”也许,也许撒哈拉的绿洲也能吞噬沙漠,点点的微光也能照亮黑暗,儿时的赤忱,也许,能破开冰封的心。

三国,三国,我们,再续情缘。

链接地址: https://www.duhougan5.com/p/1004820.html

上一篇: 母爱

下一篇: 你梦中的交光清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