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抹残留在嘴边的笑

导读

从小一起生活六年之久的爷爷奶奶由于受封建思想的影响 不喜欢我这个“亲孙女” 而外婆又在我很小的时候去世了 于是 这世上唯一疼爱我的老人 便只有外公了 。

外公的容颜,就那样印在我的心上。不论时间的齿轮动的有多久,那一抹残笑、永久无法逝去。——题记

(一)

夜,那么美丽:有人欢笑,有人却在哭泣,尘封的记忆、被寒夜的凄凉所唤醒。看无数繁星密布,“外公,我真的好想你。”

外公去世已有4年了,然而,外公的音容笑貌却总是浮现在我的眼前。仿佛他还活着,仿佛我还是那个童真的小女孩,还坐在外公的腿上,抱着他的脖子,蜷缩在他的怀里。

在我六岁那年,爸爸因病逝世,妈妈带着我和妹妹改嫁到如今的继父家中。

从小一起生活六年之久的爷爷奶奶由于受封建思想的影响,不喜欢我这个“亲孙女”,而外婆又在我很小的时候去世了。于是,这世上唯一疼爱我的老人,便只有外公了。

妈妈兄妹6个,留在外公身边照顾他的仅只有二舅一个人。据说,二舅小时候是兄妹当中长得最漂亮的一个。然而又一次,在玩耍的时候,碰到了硫酸水,那些恶魔般的祸水,影响了二舅的听觉神经,耳朵便失聪了。

二舅是个老实人,因为耳背,没有找到那个可以携手终生的伴侣,一辈子无儿无女,就留在外公身边照顾他了。

(二)

也许是因为缺少疼爱的缘故吧,我从小便很依恋外公。然而妈妈嫁的远。

每临放长假,我便嚷嚷道:“妈妈,我什么时候可以去外公家啊?”每当这时妈妈总是很无奈的说:“我说你也不嫌冷,这天寒地冻的,还要往山沟里跑。”

说实话,去外公家的路真可谓是“跋山涉水”。

上去的话还好说,回来、凌晨三点就要起床,要翻一座山。那时凌晨,稍不注意,那清晨的雨露便会浸湿衣裤,走过三个小时的山路,终于可以看见那条并不宽阔的公路了。这时,仿佛全身的细胞都可以放松了,再坐三个小时的车就可以安全抵达我那期盼已久的家了。

偶尔,也会出点意外。有一次我和舅妈去外公家接表弟,我们四点钟起得床,在朦胧的黑夜中,艰难的前行。那时还是寒冬,凛冽的风直往衣服里钻。我不禁缩了缩脖子,路边的草上还有未融化的积雪俏皮的再枝头吟唱。由于路不好,七点半我们才到达公路,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未见那个熟悉的小面包车。以前我觉得那窄小的四轮车,真应该当废铁丢掉,而如今,我多期盼它能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由得急哭了。这么远,难道要走回去不成,当车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像一个吃到糖的小孩,蹦到了车上。

(三)

我只能在这寂静的夜中。慢慢的回忆外公那已布满皱纹的脸,当做、他还在我身边,疼爱我。

每次,不管路有多艰辛,我都满心欢喜的去外公家。他总是坐在那个火坑旁,任那红色的火焰,照映他那斑白的发际与容颜。我一进屋、便大声的呼喊:“外公,我好想你!”欢喜的上前搂住他的脖子,他总是宠溺的把我的脸贴在他长满胡髭的脸上。每当这时,我可以忘记我没有爷爷奶奶的疼爱,忘记我没有爸爸的孤独,我只记得,我很幸福。

那年,爸爸妈妈都是三十六岁。在我们家乡,三十六是要办寿辰的,妈妈便跑到了外公家。

那天,是妈妈三十六的生日,一大早我便嚷嚷道:“妈妈,生日快乐哦。”妈妈则小声的告诫我:“今天别嚷嚷,我不想麻烦你外公他们”。我想、要是我不说,外公肯定不知道吧,毕竟妈妈已经6、7年没有回娘家了。

然而,等我们起床,外公已经做了很多好吃的,我们本以为,这位老人恐怕早已经忘了女儿的生日,未曾想到,他何时忘记过,这些子孙的每一件事,他都铭记于心。

在外公家呆了7天,我们便返家了,临走时,我们让外公一同去我们家,外公只是说过几天,爸爸36大寿他就来。我们不得不应了,他站在门口,看着我们离开,像一道苍老的风景线,站在简陋的土屋旁,看着我们、渐行渐远……

(四)

几天后外公真的如约来到了我们家,他总是憨憨的对我笑,也不多言语。

我为外公做了很多他最喜欢吃的饭,每天陪着他到小路旁看知了鸣叫,望着田野的庄稼,听外公讲他的故事。

幸福总是世界上最短暂的东西,老天总是刻意的捉弄我们的真情。十几天后,外公的面部开始发黄,骨瘦如柴,身体仿佛一阵风都可以吹倒,爸妈都很担心,带外公去医院检查。结果发现,外佛那个的肠胃里日积月累堵了一些细微的沙粒,堵住了血管,必须做手术,但是他年迈已高、做手术很危险,外公放弃了治疗,他希望:剩下的时光可以和自己的亲人一起度过……

那几天,外公经常吐血,他却总是强撑着笑颜,对我说:“我没事”、我不敢说太多,不敢想象外公会离开我。

有一天晚上,外公吐了很多的血,床上到处都是,我只能躲在被窝里哭。半夜,爸妈把医生请到了家里为外公打了一些针。第二天早上,外公的气色好多了,仿佛他从没生过病;他要求回家,爸爸妈妈拗不过他,只好送他回去。

也许,他们早已经预料到什么了吧!外公要走了,我哭着抱住他:“外公,不要回去好不好?不要丢下我。”他只是轻轻的抚着我的背:“孩子,记得要好好的长大。”他的嘴角绽开了一丝微笑。

没有想到,此次的相聚,竟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只记得,他的笑、至今忘不了。我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场景,是我以后生活的唯一回忆。

后记

几年后,我来到外公曾经生活的那个房子,脑海中,浮现出他的身影,我坐在那条长凳上,想起外公对我亲溺的大脸贴小脸。

至今,那一抹残留在嘴边的微笑,一直牵引着我,走下去……

山阳县《漫川中学》初二:徐环

链接地址: https://www.duhougan5.com/p/759417.html

上一篇: 读书与成长

下一篇: 小记一则